首頁文件分類古文選輯《禮記》《禮記》孔子閒居第二十九
《禮記》孔子閒居第二十九

孔子閑居,子夏侍。子夏曰:“敢問《詩》云‘凱弟君子,民之父母’何如斯可謂民之父母矣?”孔子曰:“夫民之父母乎!必達於禮樂之原,以致五至,而行三無,以橫於天下,四方有敗,必先知之。此之謂民之父母矣。”


子夏曰:“民之父母,既得而聞之矣,敢問何謂五至?”孔子曰:“志之所至,詩亦至焉。詩之所至,禮亦至焉。禮之所至,樂亦至焉。樂之所至,哀亦至焉。哀樂相生。是故,正明目而視之,不可得而見也;傾耳而聽之,不可得而聞也;志氣塞乎天地,此之謂五至。”


子夏曰:“五至既得而聞之矣,敢問何謂三無?”孔子曰:“無聲之樂,無體之禮,無服之喪,此之謂三無。”子夏曰:“三無既得略而聞之矣,敢問何詩近之?”孔子曰:“‘夙夜其命宥密’,無聲之樂也。‘威儀逮逮,不可選也’,無體之禮也。‘凡民有喪,匍匐救之”,無服之喪也。”


子夏曰:“言則大矣!美矣!盛矣!言盡於此而已乎?”孔子曰:“何為其然也!君子之服之也,猶有五起焉。”子夏曰:“何如?”子曰:“無聲之樂,氣志不違;無體之禮,威儀遲遲;無服之喪,內恕孔悲。無聲之樂,氣志既得;無體之禮,威儀翼翼;無服之喪,施及四國。無聲之樂,氣志既從;無體之禮,上下和同;無服之喪,以畜萬邦。無聲之樂,日聞四方;無體之禮,日就月將;無服之喪,純德孔明。無聲之樂,氣志既起;無體之禮,施及四海;無服之喪,施於孫子。”


子夏曰:“三王之德,參於天地,敢問:何如斯可謂參於天地矣?”孔子曰:“奉三無私以勞天下。”子夏曰:“敢問何謂三無私?”孔子曰:“天無私覆,地無私載,日月無私照。奉斯三者以勞天下,此之謂三無私。其在《詩》,曰:‘帝命不違,至於湯齊。湯降不遲,聖敬日齊。昭假遲遲,上帝是祇。帝命式於九圍。’是湯之德也。天有四時,春秋冬夏,風雨霜露,無非教也。地載神氣,神氣風霆,風霆流形,庶物露生,無非教也。清明在躬,氣志如神,嗜欲將至,有開必先。開降時雨,山川出雲。其在詩曰:‘嵩高唯嶽,峻極於天。惟嶽降神,生甫及申。惟申及甫,惟周之翰。四國於蕃,四方於宣。’此文武之德也。三代之王也,必先令聞,《詩》云:‘明明天子,令聞不已’。三代之德也。‘弛其文德,協此四國’。大王之德也。”子夏蹶然而起,負牆而立,曰:“弟子敢不承乎?”

首頁文件分類古文選輯《禮記》《禮記》孔子閒居第二十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