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文件分類古文選輯《禮記》《禮記》間傳第三十七
《禮記》間傳第三十七

斬衰何以服苴?苴,惡貌也,所以首其內而見諸外也。斬衰貌若苴,齊衰貌若枲。大功貌若止,小功、緦麻容貌可也。此哀之發於容體者也。


斬衰之哭,若往而不反;齊衰之哭,若往而反;大功之哭,三曲而偯;小功緦麻,哀容可也。此哀之發於聲音者也。


斬衰,唯而不對;齊衰,對而不言;大功,言而不議;小功緦麻,議而不及樂。此哀之發於言語者也。


斬衰、三日不食,齊衰、二日不食,大功、三不食,小功緦麻、再不食,士與斂焉,則一不食。故父母之喪,既殯食粥,朝一溢米,莫一溢米;齊衰之喪,疏食水飲,不食菜果;大功之喪,不食醢醬;小功緦麻,不飲醴酒。此哀之發於飲食者也。


父母之喪,既虞卒哭,疏食水飲,不食菜果;期而小祥,食菜果;又期而大祥,有醢醬;中月而禫,禫而飲醴酒。始飲酒者先飲醴酒。始食肉者先食乾肉。


父母之喪,居倚廬,寢苫枕塊,不說絰帶;齊衰之喪,屋堊室,芐翦不納;大功之喪,寢有席;小功緦麻,床可也。此哀之發於居處者也。


父母之喪,既虞卒哭,柱楣翦屏,芐翦不納;期而小祥,居堊室,寢有席;又期而大祥,居復寢;中月而禫,禫而床。


斬衰三升,齊衰四升五升六升,大功七升八升九升,小功十升十一升十二升,緦麻十五升去其半,有事其縷、無事其布曰緦。此哀之發於衣服者也。


斬衰三升,既虞卒哭,受以成布六升,冠七升。為母疏衰四升,受以成布七升冠八升。去麻服葛,葛帶三重。期而小祥,練冠縓緣,要絰不除。男子除乎首,婦人除乎帶。男子何為除乎首也?婦人何為除乎帶也?男子重首,婦人重帶。除服者先重者,易服者易輕者。又期而大祥,素縞麻衣。中月而禫,禫而纖,無所不佩。


易服者何?為易輕者也。斬衰之喪,既虞卒哭,遭齊衰之喪,輕者包,重者特。既練,遭大功之喪,麻葛重。齊衰之喪,既虞卒哭,遭大功之喪,麻葛兼服之。斬衰之葛與齊衰之麻同,齊衰之葛與大功之麻同,大功之葛與小功之麻同,小功之葛與緦之麻同,麻同則兼服之。兼服之服重者,則易輕者也。

首頁文件分類古文選輯《禮記》《禮記》間傳第三十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