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文件分類古文選輯《禮記》《禮記》投壺第四十
《禮記》投壺第四十

投壺之禮,主人奉矢,司射奉中,使人執壺。主人請曰:「某有枉矢哨壺,請以樂賓。」賓曰:「子有旨酒嘉肴,某既賜矣,又重以樂,敢辭。」主人曰:「枉矢哨壺,不足辭也,敢固以請。」賓曰:「某既賜矣,又重以樂,敢固辭。」主人曰:「枉矢哨壺,不足辭也,敢固以請。」賓曰:「某固辭不得命,敢不敬從。」賓再拜受,主人般還,曰: 「辟。」主人阼階上拜送,賓般還,曰:「辟。」已拜,受矢,進即兩楹間,退反位,揖賓就筵。


司射進度壺,間以二矢半,反位,設中,東面,執八筭興。


請賓曰:「順投為入,比投不釋,勝飲不勝者,正爵既行,請為勝者立馬,一馬從二馬,三馬既立,請慶多馬。請主人亦如之。」命弦者曰:「請奏《狸首》,間若一。」大師曰:「諾。」


左右告矢具,請拾投。有入者,則司射坐而釋一筭焉。賓黨於右,主黨於左。


卒投,司射執筭曰:「左右卒投,請數。二筭為純,一純以取,一筭為奇。」遂以奇筭告曰:「某賢於某若干純。奇則曰奇,鈞則曰左右鈞。」


命酌曰:「請行觴。」酌曰:「諾。」當飲者皆跪奉觴,曰:「賜灌。」勝者跪曰:「敬養。」


正爵既行,請立馬。馬各直其筭。一馬從二馬,以慶。慶禮曰:「三馬既備,請慶多馬。」賓主皆曰:「諾。」正爵既行,請徹馬。


筭多少視其坐。籌,室中五扶,堂上七扶,庭中九扶。筭長尺二寸。壺,頸修七寸,腹脩五寸,口徑二寸半,容斗五升。壺中實小豆焉,為其矢之躍而出也。壺去席二矢半。矢以柘若棘,毋去其皮。魯令弟子辭曰:「毋幠,毋敖,毋偝立,毋踰言,偝立踰言,有常爵。」薛令弟子辭曰:「毋幠,毋敖,毋偝立,毋踰言。若是者浮。」


鼓:○□○○□□○□○○□;半:○□○□○○○□□○□○。


魯鼓:○□○○○□□○□○○□□○□○○□□○;半:○□○○○□□○。


薛鼓,取半以下為投壺禮,盡用之為射禮。司射、庭長,及冠士立者,皆屬賓黨;樂人及使者、童子,皆屬主黨。


魯鼓:○□○○□□○○;半:○□○○□○○○○□○□○。


薛鼓:○□○○○○□○□○□○○○□○□○○□○;半:○□○□○○○○□○。

首頁文件分類古文選輯《禮記》《禮記》投壺第四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