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文件分類古文選輯《楚辭》《楚辭》漁父第七
《楚辭》漁父第七

屈原既放,遊於江潭,行吟澤畔,顏色憔悴,形容枯槁。


漁父見而問之曰:「子非三閭大夫歟?何故至於斯?」


屈原曰:「舉世皆濁我獨清,眾人皆醉我獨醒,是以見放。」


漁父曰:「聖人不凝滯於物,而能與世推移。 世人皆濁,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? 眾人皆醉,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釃? 何故深思高舉,自令放為?」


屈原曰:「吾聞之,新沐者必彈冠,新浴者必振衣; 安能以身之察察,受物之汶汶者乎! 寧赴湘流,葬於江魚之腹中; 安能以皓皓之白,而蒙世俗之塵埃乎!」


漁父莞爾而笑,鼓枻而去,乃歌曰: 「滄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纓, 滄浪之水濁兮,可以濯吾足。」 遂去,不復與言。

首頁文件分類古文選輯《楚辭》《楚辭》漁父第七